我们经历了多少个十年

2016.03.07 @优美文字, 高跟鞋 1286 views次浏览

201505070511599247 (1)

人的一生中,会经历多少个十年?

15岁到25岁,最最青葱宝贵的岁月里,所有经历的人和事,无论如今物是人非抑或面目全非,都值得深深感恩,谢谢他们丰满了我原本苍白的人生。

那一年,我的“成年礼”

15岁。这个年纪,有着最娇嫩的面容,犹如春天里开出的第一朵杜鹃花。很多生长在广东潮汕的孩子,对15岁这一年总是记忆犹新,我亦不例外。在这片历史悠久的平原上,至今仍保留着传统的习俗——为年满15岁的孩子举办“成年礼”,誉为“出花园”。

仍记得,15岁那年的七月初七,早早起床的我必须着红裙,穿红鞋,接受长辈的洗礼和祝福,最开心也最忙碌的当属妈妈,她给左邻右舍们派发红鸡蛋,眉飞色舞的神情,依然清晰如昨。那一天,家里人来人往,洋溢着人世间朴素的、温馨的快乐。那一天过后,我自童年的花园走出来,懵懵懂懂中,走向未知的人生。

这十年,在小城读书5年,读大学背井离乡4年,毕业后返家工作1年。走过明明灭灭的悲喜,走到今天,为自己鼓掌,仍对生活心存感恩和热爱。

那些年,我们追过的偶像剧

曾经疯狂地迷恋偶像剧。《流星花园》《恶作剧之吻》《薰衣草》《爱情白皮书》……那是电脑尚未普及、盗版光碟盛行的年代。自同学处好不容易借到光碟,暗暗盘算着还回去的日子,心里无比期盼爸爸妈妈晚上和周末不要在家。偷偷打开电视机,一边看得如痴如醉泪眼迷蒙,一边竖起耳朵留心楼梯传来的一切声响。每每听到钥匙响动和脚步声,心就提到嗓子眼儿,做好关掉电视的准备,在紧张和刺激中乐此不疲。那时的课间,和女同学们为周渝民和言承旭哪个更帅争得面红耳赤,心里无比笃定,穿白色高领毛衣的周仔仔是世界上最好看的男子。

那一年,我们暗恋过的师兄

曾经和同桌一起暗恋过高中时的师兄。喜欢他站在升旗台下演讲的英挺身影,喜欢他打篮球后大口大口喝水的畅快,喜欢他说话时的弯弯眉眼,喜欢他嘴唇上方的小胡须,喜欢他埋头做题时的专注……所以,当我们在校道上亲眼看见他为师姐别上精致的发卡,两个人站在芒果树下,美得像一幅画……我们第一次明白了心痛的感觉。似乎被人用小刀在心上划开了伤口,某个地方变得空落落。

经年之后,看《初恋这件小事》,在电影院里泣不成声。每个女生的青葱年华里,都有过一位品学兼优或坏坏的痞痞的阿亮学长,却不是每个女生都如小水般幸运。大多数只能如我们这般,偷偷地恋着,远远地看着,爱得谦卑且热烈,埋藏在青春的粉色心事里。

十年,谁把光阴偷暗换?

如今,我在小城里上班。国企员工,朝九晚五,生活安稳。周末陪妈妈逛逛商场,和三五闺蜜聚餐八卦,悠然自在。

只是,偶尔仍会站在公司9楼的落地窗前,望着窗外的车水马龙,看着窗映照出我穿白衬衫西装裙高跟鞋的身影,不知不觉失神。

那个“出花园”时兴奋到清晨6点就起床,坐在梳妆台偷用妈妈化妆品的自己呢?

那个和同桌跑到文科楼的楼顶,一齐大声对着理科楼楼顶大喊“师兄,我真的好喜欢你”,然后一路狂奔下楼,笑到流泪的自己呢?

那个大学里翘课,冒着倾盆大雨,转了3次公交车,在购书中心排了2个小时的队,只为亲眼见到蔡康永先生一面,被淋成落汤鸡的自己呢?

那个不顾所有人反对,死心塌地地爱着一贫如洗又才华横溢的他,最终被伤得千疮百孔的自己呢?

那个昔日同窗眼里自信飞扬,灵气逼人的自己呢?

十年,弹指一挥间。

那些爱过的人,流过的泪,就这么轻轻地、轻轻地被时光遗忘,与我们渐行渐远……

回首,很想对过去说一声:谢谢,我很好。却发现,我已经没有最美好的笑脸。

标签:
分享到:

相关文章

Comments are clo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