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问花落几许,只守一季宁静

2016.10.19 @散文 1109 views次浏览
秋意

又是一个叶落花谢的季节!

一场,又一场雨的接踵而至,让人们紧裹了衣裳。

云雾撩挠的晨,没有了花香和语,只有雨的萧索和叶的落寞,凌乱了花瓣、潮湿了心……

蝴蝶还在为花醉,花却随风飞。

落泪,花哭花瓣飞,花开为谁谢,花谢为谁悲?

是谁?在低吟

是不是在花舞的年华里,失去了某种心情

雨中独步,看一地落花的憔悴,如此薄凉,上一季她经历了怎样的伤悲?

于是,惹得我也拾起一腔惆帐,本不愿再去触及的曾经,又扯得撕心裂肺……

忧伤一如决口的堤,把心底的痛一泄如注涌入脑海,让我无处可逃。

那年、那月,那些年、那些月,负重着负重,委屈着委屈,苍老了我青、风蚀了我的年华。我如蜗牛般慢慢爬行着,一季又一季,背上的壳几度让我窒息、让我放弃。

几度红消香断,于消瘦岁月里,用泪痕,抚平几多辛酸!

岁月绵长,是否有一个地方,将一颗破碎的心来安放?

慢慢行走着,这浅浅的岁月,萧索薄凉中竟也带来一丝的宁静。

许是,这薄凉的风,冷却了伤口灼热的痛;这冰冷的雨,洗净眼角长挂的泪水;这凋零的落叶,一层层缝补道道伤痕;这残缺的花瓣,暗留余香抚慰心的伤悲。

于是,泛滥的思绪,暂时搁浅在灵魂深处,任由残花落叶静静地、轻轻地包裹,它们是那么的小心翼翼,生怕又触动它的悲。

痛,即便是刻骨铭心,这一刻,也凝固在麻木。因为,再痛,就会碎到无法缝补,侵蚀肉体、吞噬灵魂,一切都将万劫不复!

只愿伊人常在,往事不复。

于阡陌红尘,携孤寂清凉,不问花落几许,只想独守一季宁静。

标签:
分享到:

相关文章

Comments are closed.